金草地网 > 财经 > 正文

为了名声,他逼死了亲儿子,后来他当了皇帝

发布时间:2021-05-06 00:43:50   来源: 梅州网    投稿: 子珍

真正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在西汉和东汉之间,其实还夹着一个朝代。那就是存在了仅仅15年的“新”朝,其创立者是王莽。

王莽平日里看起来忠厚老实,温文尔雅,其实是个狠角色。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能在逆境中忍辱负重,积蓄力量,不放弃,不颓废,是个纯爷们。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内心非常强大。

王莽的人生低谷发生在汉哀帝继位初期。他被逼从权倾朝野的大司马之位上辞职,回到自己的封地,不再过问朝廷之事,一待就是三年。

这三年时间,王莽像个普通百姓一样安安静静的生活,低调、隐忍,既不卷进朝廷纷争,也不在地方上作威作福,俨然一幅与世无争的退休老干部作风。

但这只是表面。

此时的王莽刚刚40出头,正处于一个男人整体素质的黄金时期,他不可能甘心就这么一直蛰伏下去。退,是为了更好的进。不然,这“退”就是名副其实的懦夫行径,而王莽显然不是懦夫。

古往今来,欲成就一番大业,必然离不开三样东西:道、势、术。“道”是思想和理念,是境界和眼光,它属于战略的层面,决定着终极的高度。“术”是做事的策略和方法,是执行力,是细节,它属于战术层面,决定着效率。而“势”介于战略和战术之间,它很模糊,可以是地位、权力等硬实力,也可以是人气、威望、名声等软实力。“术”和“势”都是“道”的推进动力,好比火箭的推进剂。而“势”又是“术”和“道”催化剂。有势,则“术”能事半功倍,“道”能有所凭恃。无势,“术”寸步难行,“道”更是仅仅成了虚空的理论。

最佳的状态,当然是这三者天衣无缝的结合。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们来看看王莽这三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王莽的“道”,就是他所学的儒家思想。这三年,无繁忙俗务的纠缠,正是读书悟道的好时光。王莽似乎回到了当年的学生时光,他把之前的儒学著作一本本拿出来,孜孜以求,反复研读,以求从中找寻到可以治世的良方。

当时,困扰西汉王朝的两大危机是愈演愈烈的土地兼并和残酷无情的蓄奴风气。达官贵人们,都以兼并土地和购买积蓄大量奴隶为己任,甚至到了失控的地步。而在后来的王莽改制中,对于上述两点弊病的改革是重头戏。

也许,正是在这三年的静悟中,王莽从儒学中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钥匙,顺手绘制好了日后的执政蓝图。这一点至关重要,它是质变。

由此,他从一个懵懂的政客,化身为一名政治家。因为,政客与政治家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前者仅仅是个务实的现实主义者,而后者则拥有政治理想。

再说说王莽的“势”。

王莽向来注重自己的名声,这在少年时便可初见端倪,为官之后,他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坚决不给自己身上留下任何污点。

他廉洁,他简朴,他待人谦恭,他公正不阿。这些品质,为他赚取了丰厚的声望。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他故意为之,是虚伪,是表演。没错,《汉书》上就是这么推测的,但也仅仅是推测。而且不要忘了,《汉书》是东汉朝的史官修的,而东汉的开国者刘秀是刘邦的子孙,是王莽的仇敌。所以,我不全信《汉书》,我信王莽??作为一个信奉儒学且年少贫寒的人,他这样做完全可以是出于真诚。或者说,他认为,做官就该如此。

在封地的三年,王莽谨慎克己的日常行为,使他的名声保持了之前的水准,而这期间发生的一件大事,则为他原本就良好的名声锦上添花。

这件大事是:王莽的次子王获,因为一时发怒,把府上的一个奴婢给杀死了。

这事儿很快传扬开来。

其实这原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只因为契合了当时的两大社会矛盾之一??蓄奴之风愈演愈烈,而且王获又是王莽的儿子,所以才引人关注。

按照当时的法律,奴隶等同于牛马,奴隶的所有者,是可以随便处置奴隶的。所以,杀死个把奴婢,根本没有必要偿命。

但王莽却告诉王获:“你得抵命。”

王获有点吃惊:“她,仅仅是个奴隶。”

王莽的语气却不容置疑:“正因为她是个奴隶。”

王获:“我是您儿子,彩礼嫁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吗。”

王莽略带忧伤:“正因你是我儿子。”

最终,王获自杀谢罪。

在这个事件中,王莽的极端行为,是对于儒学中“天地之性,人为贵”这一信条的信仰呢?还是出于对自己华丽羽毛的爱惜?

我们不得而知。

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吧。

但于情来说,虎毒尚不食子,一个父亲逼死自己的儿子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可政治与“情”字兼容吗?尤其是在两千年前的西汉?

不管怎么说,杀子事件发生后,人们在唏嘘感叹之余,对王莽大加赞扬,赞扬他大义灭亲,赞扬他秉持公义。

王莽的“势”又被加分了。

总之,归隐于新都封地的这三年,王莽悟了“道”,增了“势”。可谓收获颇丰啊。

至于“术”,对于王莽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他甚至无须正眼瞧它,便早已了然于胸。

他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上仍流传着他的传说。三年间,为王莽鸣冤叫屈、大唱赞歌的奏章有一百多份,它们压在汉哀帝的龙案上,就像一封封杀气腾腾的战书。

更过分的是,连老天也来为王莽助威。

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正月初一,日食悄悄降临在西汉的天空中。汉哀帝大为惊恐,他不安地询问朝臣:“你们说,这是为什么呢?”

朝臣中有人说话了:“这是上天对于陛下的不满。为什么不满呢?因为您把王莽赶出长安城,闲置在他的封地。”

汉哀帝有点委屈:“我没赶啊,是他自己要走的。”

朝臣一脸正气:“上天可不这么认为。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请回长安。”

我猜,说这些话的人,一定是王莽昔日的死党闺蜜铁哥们。

跟汉哀帝相比,上天是更大的老大。老大都借日食说话了,那哀帝当然无话可讲。

汉哀帝无可奈何,只好说:“那就把丫请回来吧。”

就这样,王莽结束了三年的半隐居生活,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长安城。经过三年的充电,此时的王莽,已经今非昔比,其状态大概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千万不要给我机会,否则我就是舞台上的男一号。

上一篇:民国代总统冯国璋卖鱼,标价十万,八万成交,亏大了
下一篇:唐玄宗一手将唐朝的盛世推向顶峰 但也亲自葬送了大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